的确良

boleyN
想买双拖鞋,摇摇晃晃出去浪荡。
邮箱:2503573263@qq.com
晋江:Solanin

《即使绕远路,也要向你靠近》END:后来,也就是现在。

坐在我对面的周佳驰正在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所以阳如的另一半就是曾经教了我们半个学期体育的周佳驰,不过我想他们两个人应该是在阳如回学校就职后才勾搭到一起的。

“老公,符菻说我们儿子长得比较像小舅子诶。”阳如真是不嫌事大,我很抱歉地掩着头。

“说我儿子长得比较像弟弟是几个意思啊,情人眼里出西施也不代表要把每个人都看成我弟吧!”周佳驰用愤愤的语气,可脸上带着笑意,真是一点都没变。

“你们两兄弟本来就长得比较像,有什么好计较的啊。”我无奈地反驳。

“也对哦。”他挠挠头,真是一如既往地弱爆了。

“照你的性子应该不会结婚这么早的啊。”我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真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到阳如嫁做人妇初还为人母的行情暴跌场面。”

“人嘛,都是会变的。”阳如说。

“所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我问。

“孩子都生了,婚礼要不然就等到他可以当花童的年纪再举行好了。”阳如想了想。

“我全都听她的。”周佳驰俨然一副妻管严的模样,真是让我这个电灯泡看得电力不足想要自我毁灭。

“老公,我想喝茉莉蜜茶,你去买好吗?老板竟然不卖除了咖啡以外的饮料,真是不会做生意。”阳如不仅把我恶心到了,还顺带批评老板的商业头脑。

周佳驰很听话地立马起立,真是好一对恩爱的愚夫愚妇,周佳驰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一直回头逗周周,结果一个不注意被门外推开门的人一个不小心撞到门上,我没有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周佳驰不好意思的揉着额头呆呆的笑着。

“真是笨手笨脚的。”阳如虽然这么说,可语气里都是甜蜜。

“以前的我们好像也都笨笨的啊。”我说。

“哪有,你比我蠢多了好不好。”阳如反击。

“可是我觉得我蠢得还蛮可爱的。”我托着腮突然感叹。

“我倒不这么觉得,现在只要回想以前还是觉得好丢脸,透露着难以言喻的尴尬。”阳如耸耸肩。

“青春大概就是这番模样吧,就算做尽丢脸的事,却还能厚着脸皮笑出声来的过去啊。”

“十几岁的时候喜欢一个男生不能得偿所愿,结果二十多岁的时候反过来被一堆十几岁的男生追捧,本末倒置的人生真的是让我很困扰呐。“阳如很感概地说,可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暗爽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可以看得出来,阳如是在学生中会很有人气的老师。

“不要对他们下手啊。”我开玩笑般地叮嘱阳如。

“放心,这辈子我是不会再喜欢上比我幼稚的男生了,再说……”阳如把她的手伸到我面前,左右摇晃向我展示代表她人妻身份的戒指。

“从毕业后有见过林智哲吗?”趁周佳星不在我才勉强问出口。

“没有。”阳如很洒脱地弯起嘴角,“不过倒是从这里或是那里听到他的消息,在共同的朋友圈里面这种状况就是无法避免,他好像现在在上海,所托非人还是享受被爱我就不得而知了。”

周佳驰回来之后,我们就在咖啡店门口分手,我一个人往学校走去,学校说变化很大但变化的幅度又在我熟悉记忆的范围里面,晃着晃着就走到了那棵大榕树下,树上的红缎带已经又被绑上新的一批,大家的愿望在风中鲜红摇曳,旧时留下的缎带已经褪了颜色,只是当初的人的愿望实现了没有,我很确定我的,只是周佳星的呢?
    刚刚给了发了条短信说我在这里等他,现在应该差不多快到了吧,我站到花坛的边缘试图眺望寻找周佳星当时的缎带,因为他心血来潮绑的很高,所以还蛮好认的,缎带在阳光下翻转着,我微微眯起眼睛,看到了其中一面,是很有力的“高考加油!”突然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喂!”

“干嘛?”我没有回头,我知道是他,接着我看清了马克笔上的字迹。

“欢迎回来。”这种欢迎光临式的问候还真是让人不爽。

“回来实现你的愿望啊。”

我回过头,向阳处的周佳星带着笑温柔地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许久不见他的头发好像长长了点,细碎的日光藏匿在发丝中闪耀着,笑起来还是那么孩子气,一如当初那个十九岁的少年。

阳光下,分别占据树两端的两条缎带在风中飞舞着,被褪去的颜色反而让记忆更闪闪发亮,那时埋头在这写下,“想要被周佳星一直喜欢着”和“一定要追到符菻!”还有“大家考试顺利!”的两个人都变成而无比闪耀的大人。


评论